2019年投行成绩单出炉:老虎承销12宗中国公司赴美IPO 数量全球居首

年关将近,眼下各行业正忙着年终盘点,投行业也不例外。整个2019年,共有约32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如果翻开它们的招股书,你会发现国际大行承销项目中超过一半的封面都出现了Tiger Brokers,也就是你的老朋友老虎证券。以美港股经纪业务起家的我们,正乘着新经济的浪潮与国际大行同台竞技,带给投行业更多的新变化。

投行业务开端布局:美股打新

过去几年,老虎几乎成了华人投资者在美国华尔街的代言人。2015年,在城市中产旺盛的投资需求下,美股中大量的明星公司、中概股成为理想标的,我们用自研的软件填补了市场空白,很快获得大家的认可。此后不到三年时间,平台交易规模便突破万亿,老虎作为先行者迅速成长为华人市场中美股交易规模第一的互联网券商。

互联网基因告诉我们,解决客户的需求是王道。在经纪业务成为王牌之后,我们发现许多用户有参与中概股IPO打新的需求,但以机构为主的美股市场并没有统一面向散户的公开发售。为此,我们在2017年底开始试水,从搜狗赴美上市开始做起了IPO分销。

这一起初单纯只为满足散户打新的尝试,却无心插柳成为老虎拓展业务边界、布局投行的开端。2018年资本市场掀起了新经济热,在如火如荼的赴美上市大潮中,毫不夸张地说你能想到的大半新经济公司,从华米、哔哩哔哩、爱奇艺、虎牙到拼多多、360金融、腾讯音乐,它们IPO的承销团中都有老虎的身影。

“我们和这些新经济公司打交道的时间一长,发现它们在赴美上市的过程中痛点很多。除非你是阿里这样体量的巨头,大部分美国机构对中国公司的认知不足,而中国公司进入到一个陌生的市场,也不了解华尔街的投资逻辑。很多时候国际大投行贡献的订单很少,却收取不成比例的高额承销费。它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做很多案子,对于体量稍小一些的中概公司投入资源不足。”巫天华说。

面对市场留下的空间,我们并没有花太多时间纠结。今年3月,老虎作为承销商之一,把自己也送到纳斯达克。亲自踩过一遍坑并成功完成了高度市场化的发行后,我们对整个新经济企业IPO过程中的痛点认知也更为深刻。在零售业务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我们正式发力将业务范围拓展到国际投行领域。

在这方面,老虎已经做足了人才储备。在这里要特别介绍一下,老虎集团有出身高盛的CFO John Zeng,而老虎美国的CEO Lei Huang出身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在此基础上,巫天华又找到了在华尔街工作多年的过大江。过大江有着多年投行一线实战经验,他不仅曾在花旗、中金、华兴任管理职位,还曾是中信证券国际(美国)CEO,曾参与过中金美国子公司的创建。

老虎的技术背景和创新在华尔街小有名气,而过大江擅长创业。一拍即合,过大江很快加入老虎在美国的团队,以合伙人的身份负责美国机构业务的建设和拓展。

创业者身边的新一代精品投行

老虎转向美股上市承销业务,实际上是步入了更大的竞争环境。如果想跟中资投行和国际大投行竞争卡位,就要提供差异化的服务,创造特殊的价值。

目前,我们的投行业务不局限于IPO本身,而是在IPO前、中、后更长的周期,和发行人站在一起,针对他们的实际需求提供更接地气的综合解决方案。加上我们自己也是创业企业,在文化上天然跟新经济企业息息相通,所以在很多IPO项目中,老虎扮演的不仅是承销商的角色,也是上市公司的亲密朋友和顾问。

比如,在企业准备上市的前期,凭借我们丰富的经验协助发行人和律师共同梳理公司架构。除此之外,如何规划审计费用、哪家律所更靠谱、哪家投行适合做主承销商等实际问题,老虎都能给到适合公司的专业建议。同时,这一阶段通常还伴随着股权激励的需求,老虎还可以提供成熟的ESOP(员工期权管理)服务。在上市后,除了针对增发需求提供通道及融资服务,老虎还能提供禁售期过后的股票退出、融资融券等诸多服务。

而在IPO最核心的路演、定价及上市阶段,我们的投行团队可安排纽约、波士顿、旧金山、洛杉矶等地的多场路演,使公司密集会见美国机构投资者。目前,老虎的机构销售交易部门直接对接美国200多个投资基金,包括大家熟知的大型长线基金富达(Fidelity Investments)、惠灵顿(Wellington Management)、大型对冲基金Millennium Management、 Citadel等顶级投资机构,以及一批专注中概股投资的美国机构基金。机构的全面覆盖再加上老虎大量的零售客户,其强有力的销售对于IPO的影响不言而喻。

作为一家新兴投行,老虎高质量的项目执行给很多客户留下了深刻印象。以最近的上市项目为例,在嘉楠科技相关负责人看来,“老虎在IPO全程给我们提供的支持完全超过了预期,尤其在美国路演阶段老虎安排了不少专注中概股的长线基金并最终参与了公司的IPO认购。其团队所展现的活力、执行力以及专业程度对一家券商最好的诠释。”

大家知道,技术创新是老虎的当家强项,除了服务上全方位的支持,目前我们为投行业务研发的全新IT系统也已投入使用。巫天华认为,金融科技既然能改善经纪业务,同样能全面提高投行业务的效率,甚至颠覆传统投行的做事模式。

多重优势加持之下,我们在去年10月拿到美国投行牌照后,业务如破竹之势高速发展。资本寒冬中,我们2个月拿下了7宗中国企业赴美IPO交易。在亿航智能的IPO中,我们与摩根士丹利一同进入承销团,是唯一参与承销的华人背景的投行。同时,我们也是网易有道、嘉楠科技等IPO的联席主承销商。

从全年来看,老虎去年共助力18家新经济企业成功赴美上市,其中12宗为承销项目,总体募资金额超过12亿美元。来自Bloomberg 和SEC Edgar Data 的数据显示,老虎证券是2019年承销最多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券商。

投行业务的迅猛发展也使我们的收入结构发生了改变,业务线条日益丰满。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包括IPO承销、ESOP在内的其他收入同比增长约13倍,占比提升至14%,有望成为佣金、利息之外的第三架马车。

在新经济的浪潮中,定位于创业者身边的新一代精品投行,我们已具备多市场多产品综合服务能力。但客观来讲,在品牌、人员规模等方面,我们离摩根、高盛等世界顶级投行还有不小的差距。“目前在招股封面中,老虎的位置还不能排在最左边,而是第二、第三位,老虎还在不断扩充团队,关注技术,希望我们很快可以承担更重要的角色。”Lei Huang说,在IPO承销之外,非上市股权融资业务也在同步进行中,老虎投行业务的新机会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