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空白支票公司Pershing Square Tontine Holdings(PSTH.U)

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的对冲基金公司Pershing Square TH Sponsor, LLC也参与到SPAC的业务中来了。6月22日上午,注册于特拉华州的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Pershing Square Tontine Holdings,Ltd.(以下简称“Pershing”)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SEC)会提交了S-1文件,要求通过IPO筹集30亿美元,这将会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SPAC,如果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的话,Pershing的规模最大可达34.5亿美元。

30亿的募资额仅仅是IPO,据其招股说明披露,Pershing还与包括Pershing Square,LP、PershingSquare International,Ltd.、PershingSquare Holdings,Ltd.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及其承销商签订了远期和私募的协议,它们将在并购结束前为Pershing投资最多30亿美元的资金,也即是Pershing在并购完成前账上最多可以持有64.5亿美元,要知道美股今年上半年最大的IPO华纳音乐也才募集不到20亿美元。

64.5亿按7的汇率折成人民币大概是450亿,按以往SPAC通常会并一家估值是其3至5倍的企业来算的话,Pershing大概能并一家估值在1400亿到2300亿人民币的企业。这是什么概念?据《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的数据,SpaceX、Wework、微众银行、菜鸟网络、京东数科、快手及大疆等知名独角兽都属于该估值范畴内,这可能会是一笔足以被纳入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交易。

Pershing的结构也与以往的SPAC不太一样。以往的SPAC以每个证券单位10美元的价格公开发售,每个证券单位包括1股普通股和一小部分认股权证(通常为1/3或1/2),认股权证可以在股价达到11.50美元的时候行使。

Pershing的SPAC定价为每个证券单位20美元,每个证券单位包括1股普通股以及1/9可在股价达23美元时行使的认股权证,并且在SPAC与企业合并时,股东还将获得每股额外的2/9认股权证,但前提是他们不能在并购投票时赎回现金。当然,时间上还是一致的,Pershing及大部分SPAC都需要在24个月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并购企业。

随着IPO数量的激增,SPAC有望在2020年创下一系列的历史新高。即使在三月和四月的市场动荡期间SPAC停了五周,但它在今年的募资额也已经达到去年的75%了,而年仅过半。

今年的一些SPAC并购交易也使得二级市场出现了一些热门的股票。氢动力大型卡车制造商Nikola(股票代号:NKLA)、在线体育博彩平台DraftKings(DKNG)和私人载人航天公司Virgin GalacticHoldings(股票代号:SPCE)均是通过与SPAC并购的,在获得不菲融资的同时,它们的股价也在飙升。

Pershing的赞助商是Pershing Square TH Sponsor, LLC,当然要追溯到背后实际控制人,则是闻名于华尔街的比尔•阿克曼。

阿克曼是Pershing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参与SPAC业务。早在2012年的时候,阿克曼旗下的基金公司就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参与了一个名为JusticeHoldings的SPAC,之后该SPAC与全球第二大的快餐连锁品牌汉堡王完成了并购,使后者登陆纽交所,阿克曼则持有汉堡王10.9%的股权。

除了在一级市场获得成功外,阿克曼也是二级市场投资者中的翘楚。3月以来,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市场开始陷入恐慌。美股市场在10个交易日中发生4次熔断,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美国三大股指从历史性高位跌入熊市。但是,有赔就有赚,有人成功地利用了恐慌,顺应市场的方向,让自己赚得盆满钵盈,阿克曼就是其中之一。

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阿克曼通过信贷市场操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实现了近100倍的投资回报。他在周三的致股东信中指出,该基金已经在3月23日关闭所有空头头寸,并获利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亿元),而支付的佣金和溢价费仅为2700万美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

最终,这么大的SPAC会并购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