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美股?这篇文章你不可错过!(连载1/3)

一个上帝怎么能抵挡,一万种的贪欲—高进

最近身边有些朋友开始入金炒美股,而且都是既想操作正股,又同时眼馋期权交易高杠杆带来的高收益。可我发现很多朋友别说期权,对于美股,甚至股票市场的基本概念都还缺少了解。我只想说如果这样开始炒股,你们需要的可能不止一个上帝。

《文子·上德》有言:怨人不如自怨,求诸人不如求己

我想与其祈求上帝的显灵,不如扎实自己的理论知识基础。因此动笔写了这一篇美股的科普文章以飨广大朋友。

先给大家讲一个有趣的测试题,那是五年前,我还在英国读书,向身边认识的一位A股大神(大神目前在南方某城市创办了一家私募基金,最新管理规模在35亿左右)求教股市经验。记得那大约是3月份,春光明媚,气候宜人,正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我心中想要炒股发财的欲望已经遏制不住了。我们在Old Street他家顶楼的Penthouse大露台喝茶晒太阳聊天,大神听到我想学习炒股,倚靠着雪白的真皮大沙发,捋了捋额头飘逸的秀发,点燃了一只中华:“要教你呢,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先给你出一道题,如果你能自己想明白,那我再继续教你。否则的话,我也没办法。因为玩股票,不是钱多,也不是够谨慎就行的,你必须要具备最基本的投资素质。”

我当时心想,测试题,来呗!

大神微微一笑,给我出了这道题:

小明今年上三年级,他的同学阿飞会制作弹弓,于是他就花了10块钱向阿飞买了个弹弓。但打碎了学校的几块玻璃后就很快玩腻了,于是小明就以12元的价格把弹弓卖给了小新,但之后又想拿弹弓打邻居家的玻璃,于是想问小新买回,小新趁机要价14元,小明只能多掏2元买下,可不久他又玩腻了,于是以16元的价钱卖给了小薇。

那么问题很简单,小明因为玩弹弓到底是了还是了?若多少;若多少呢?

答案将在下一篇连载长文的片头揭晓,请大家在本文评论区踊跃给出自己的答案

如果我们将股票比喻为弹弓,就可以用下面这个我自编的粗糙小故事来理解股票市场了。

阿飞从小顽皮捣蛋,因为爱慕美丽富有的楠姐,经常用自制的弹弓打碎楠姐家的玻璃。原本他做弹弓就是爱好,但因为弹弓做得好,射程远、威力大,楠姐家的玻璃今天换,明天碎,因此在大虎村颇有名气,大家都纷纷找阿飞买弹弓。因为很多人私下来问,价格不一又需求很旺盛,于是阿飞后来决定以10元的价格把弹弓大批量、公开地售卖给了同村的小伙伴们————这个过程我们称之为“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募股”。

在这个过程中,还吸引了很多隔壁村的小朋友,而阿飞并不认识,而是通过他的邻居——机智聪明的大坤子牵线搭桥才做成的交易,那么邻居大坤子就被称作上市承销商,或者叫保荐机构。大坤子首先了解了阿飞制作弹弓的独特工艺、原材料,又收了阿飞给的10根棒棒糖作为好处费(即保荐费用),拍着胸脯向小伙伴们保证这个弹弓是能弹碎女孩子家玻璃的好弹弓—其实大部分投资银行做IPO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来自大坤子做的事。

因为大坤子是个聪明人,他会在每年的二、三月份把各种玩具介绍给小朋友们买,因为那时候春节刚过,小朋友们手里压岁钱较多,能卖出好价钱。

所以我们会看到,但凡牛市总会伴随着大量的IPO,而熊市IPO数量会有所减少。如果阿飞主动找大坤子要求他帮忙推销弹弓,大坤子就会主动联系周围有钱的小伙伴们,那这个过程称之为“路演(road-show”),等于就是阿飞在路边随机打碎别人家玻璃展示弹弓好坏。现在大坤子被阿飞弹弓的易用性和强大威力折服了,打算开始帮他推销弹弓。于是,大坤子先找到有钱有闲的土地主之女阿航,阿飞试探她愿意出多少钱买,这个过程称之为“公开询价”,一路问下来觉得一个弹弓差不多能卖8-10元(价格区间)钱,但由于当前正好是三月份,小孩子们手里压岁钱很多,于是最终价格是区间上限――10元。

 

此后弹弓就转手到了小孩子们的手里,其实文章一开始的小题目里面说到的小明、小新小薇都是投资者,但他们之间也有区别。

小明要买弹弓是为了玩,这相当于很多投资者买股票是为了拿到固定的分红,只要分红比银行利息高就会一直持有;

小新纯粹是个短期的投机分子,他买到弹弓之后也没兴趣玩,但很快就高价脱手了,从中赚了两块钱;

小薇以16元的高价买下了,却没办法脱手,那她就是最后的倒霉蛋,被深度套牢。

虽然以上的比喻不一定完全合适,但这就是股市的简单流程

那么阿飞发现最近弹弓非常流行,但凡是个小男孩都要买一个,他可以做两件事:

第一,他可以制作更多的弹弓卖给隔壁黑牛村,乃至更远的地方,这就是“增发新股”,如果他把弹弓全部卖给富有的土地主千金阿航,而不再三个五个的零售卖给别人,那就是“非公开地定向增发”;

第二,他也可以把手头现有的弹弓脱手,这就是“大股东减持”。

减持的原因有很多,例如

1.阿飞觉得弹弓马上就要被其他玩具取代了(不看好公司前景)

2.阿飞发现弹弓赚小男孩子的钱又费力又难,不如制作口红、脂粉赚小女孩的钱( 发现新的其他投资项目,急需资金)

3.当然更多的情况是一般是因为阿飞觉得弹弓价格被小伙伴们炒的太高了,想要马上套现。(高位减持套现)

弹弓市场日渐火爆,价格的波动也很大。精明的大坤子又想到了赚钱的好办法,他注意到小孩子们需求地多样化,有些小孩现在可能没钱。可几个月后过春节就会有钱,但他们担心到时候就买不到便宜弹弓了;还有些小孩预期自己几个月后就会对弹弓失去兴趣,希望玩腻了还能高价卖掉。那怎么办呢?

于是大坤子立马找到阿飞,告诉他有个靠卖白纸就能赚钱的好办法,阿飞很感兴趣。

大坤子说:“你在一张白纸上写‘保证你半年后能以10元的价格从我手里买到弹弓’。

另一张写‘保证你半年后能以8元的价格把弹弓卖给我’。只要这么写了,白纸也能赚钱。”阿飞半信半疑,但还是照做了。

果然,两张白纸上市当日就被小朋友们抢购一空。

他还隐约从小孩子们口中听到“看涨期权”、“看跌期权”之类的词,大坤子告诉他,这就是指那两张白纸。

有一天,大坤子出去找隔壁村的大佬谢伯聊天,路上看到了两个小朋友正在争吵,说的是关于弹弓的价格,大坤子很感兴趣,凑上前去听。

小女孩说:目前的弹弓市场太火爆,还是价格低,三个月后必定上涨

小男孩反驳道:很多人只是在囤积弹弓,村老大野哥说了以后谁弹弓打玻璃就揍得谁屁股开花,三个月后价格必定下跌

于是两个小朋友齐声问大坤子:你说到底是涨还是跌?大坤子当场没有回答,回家的路上却一直在反复琢磨。

等大坤子回到家,一拍脑袋想到个赚钱妙计,他发现那两个小孩并没有在玩弹弓,也没有拿出弹弓和零花钱做交易。他们只是在讨论弹弓的价钱会涨还是会跌。于是他找到村里的大地主之女阿航,阿航虽然富有,但人比较憨。大坤子用两根断掉的口红骗了阿航借给他一间房。大坤子决定要开个赌局,把路边的小孩请进来,让他们在赌局里赌涨跌。据说这个赌局下个月就要开张了,大门口写了四个大字“股指期货”。

“看涨期权”、“看跌期权”和“股指期货”都属于衍生品交易,言下之意是他们都是衍生出来的东西,交易地对象并不是那个弹弓,但多少总和弹弓有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