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演药业:AI驱动型临床阶段生物药公司

美国时间1月19日,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天演药业(ADAG) 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拟以“ADAG”为交易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高盛、摩根士丹利、Jeffery为联席承销商。

公司介绍:

天演药业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基于人工智能和生物基因技术自主研发了万亿级动态精准全人源抗体库(DPL),所产生的先导抗体同时具备优异的生物学功能与成药性,可大幅提高抗体药物的发现效率,加快抗体药物的稳定细胞株及下游生产工艺的开发。

创始人罗培志博士曾创立生物医药公司Abmaxis,为药企创新药开发提供抗体相关的技术服务,后被医药巨头默克于2006年收购,此后罗博士担任默克生物制药研发总监。

天演药业股东包括药明康德、红杉中国及斯道资本等机构。

核心技术:

天演药业致力于开发新一代治疗性和诊断用抗体技术,已建立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体研发平台——动态精准抗体库(DPL),深度布局肿瘤免疫及靶向治疗药物的开发。

天演药业的抗体发现DPL平台由AI技术驱动,它所产生的先导抗体同时具备优异的生物学功能与成药性,可大幅提高抗体药物发现的效率。此DPL平台具有多样化抗原结合表位的发现能力,不仅可以创建针对特定抗原的不同表位的新型抗体,而且可以锁定广泛物种(人、小鼠、猴等)之间针对特定抗原的交叉反应。

DPL平台由三个核心专利平台驱动,即NEObody、SAFEbody、POWERbody独家技术平台,分别适用于抗体发现、抗体安全性(通过精准抗体掩蔽技术来提高抗体药物的安全性)以及帮助偶联抗体生成。

凭借其核心专利平台动态精准抗体库(DPL)及抗体精准掩蔽技术SAFEbodyTM,近年来天演药业已与多家公司达成合作,合作伙伴包括新基(Celgene)、ADCTherapeutics、田边三菱制药子公司美国田边研究实验室等。天演药业还与美国国立卫生院(NIH)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发新型CAR-T疗法,并于2021年初宣布合作中天演发现了靶向肾细胞癌相关的人内源性逆转录病毒的抗体。

研发管线:

天演药业建立了三条研发管线,分别是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ADG106、拮抗型全人源单克隆IgG1抗体ADG116和新型抗CTLA-4抗体候选药物ADG126。

其中,进度最快的是靶向CD137的抗体新药ADG106,临床进度处于世界领先阶段,目前暂无已上市产品。

ADG116和ADG126都是靶向CTLA-4药物,全球市场上只有Yervoy一款已上市的CTLA-4抗体药物,目前尚未在国内上市。

行业前景:

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全球CD137单克隆抗体市场将在2023年出现,预计在2024年和2035年分别达到6亿美元和72亿美元,从2024年到203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5.4%。中国CD137单克隆抗体市场估计将在2028年出现,并有望在2035年增长到13亿美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Yervoy(伊匹木单抗)是唯一针对癌症的市售CTLA-4药物,已被批准用于六种适应症,包括FDA批准的单一疗法和联合疗法。

根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2019年全球CTLA-4抑制剂市场总额达到15亿美元,预计2024年和2035年分别达到38亿美元和11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

财务状况:

目前,公司的产品尚未获准进行商业销售。于往绩记录期间,公司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技术许可。

如2019年,天演药业与新基药业(现已被BMS收购)达成合作,用其DPL平台为新基就多个靶点提供抗体药物的开发服务。

2018年和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51万美元、48万美元,2020年前九月,公司营业收入31万美元。

净利润方面,2018年亏损1527.7万美元、2019年亏损1643.2万美元、2020年前九月亏损总额2984.4万美元。

亏损主要来源于研发投入,2018年至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608.1万美元和1621.2万美元,2020年前9月,天演药业研发费用大幅增加至2356.8万美元。

主要股东:

上市前,天演药业创始人罗培志及一致行动人持股23.5%、JSR集团持股12.3%、斯道资本11.1%、F-Prime Capital11.1%、药明康德10.8%及泛大西洋投资10.2%。

募资用途:

此次发行的净收益,主要有以下用途:

(1)约95%会用于研发投入,其中约26%的用于ADG106临床开发,约26%用于ADG126和ADG116临床开发,约43%用于技术开发;

(2)约5%用于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风险提示:

(1)公司经营历史有限;

(2)历史业绩亏损且将来可能继续亏损;

(3)公司的成功依赖于候选药物获批上市,但药物研发存在失败风险;

(4)无法开发新的候选药物风险;

(5)竞争激烈,对手可能开发出相似或更先进的疗法;

(6)其他经营及政策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